Ssing _sea

《夜色沉沉》

做了一个很有意思的梦,让我的中二病犯了(๑❛ᴗ❛๑)

╆┅┅┅┅┅

​​凌晨一点的街道

魑魅魍魉在乱闯


无人知晓的暗巷


又有多少窥伺的阴谋在暗暗发酵


他们脸上的笑意有点弄虚作假


就像娃娃装了个笑脸面具


看似亲切实则捉摸不透让人害怕


我守在巷口等待捕食的老鼠们


他们常年躲在阴沟里


没见过几寸阳光


一点腐肉就足以让他们蠢蠢欲动


我只将手一挥


他们兵荒马乱没能逃脱我的枷锁


凌晨三点钟声响起


落在树边的乌鸦得意洋洋


他目睹了老鼠的下场


自以为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却没发现秃鹫张开的利爪


呼啸而过的鸣笛声惊醒了几只流浪狗


他们露出狰狞的面孔在街上肆意“巡逻”


大概他们把这当做自己的地盘


萤火虫没眼色的在他们面前晃悠


他们不停挠着地面,正准备一扑而上


一只瞎眼的蝙蝠把萤火虫吞了个干净


没给它的亲戚留下一点残迹


拂晓将近 一条北美灰狼步伐轻盈靠近


流浪狗们没看见死神的镰刀已被举起


他们还在张牙舞爪地威胁路边的蜥蜴


一场厮杀你猜谁会胜出?


毫无疑问流浪狗稀疏的牙齿自是不敌


启明升起 你将不会知道这个街道


会有哪些秘密


或许窗边的银环 墙角的蟾蜍


能让你提起警惕


但街道里的黑暗将随着月色一起沉入海底​​​​


真实的谎言二

抓几个幸运的练习生来试试我的脑洞。

┅┉╆
        以朱正廷为首的几个乐华练习生走了进来,他们嘻嘻哈哈的说着什么,好像完全没注意到这里的气氛,justin率先挥了挥手对着尤长靖打了招呼“你也是被招来聚会吗?”“聚会?什么聚会?”尤长靖对他们完全不同的说法感到十分惊讶。“我们三个都是接到导演电话,说要让大家聚一聚,拍个纪念短片才来的,你们不是吗?”朱正廷的回答更让尤长靖感到有种说不出来的怪异感。
        “哪个导演?”朱星杰眉头不自觉的皱起来了,“就是那个吴虚导演啊!”丁泽仁大声嚷嚷着“你们不记得了吗?就是他给我们拍初印象的视频”朱星杰的眉头皱得更紧,他越发觉得有问题。尤长靖见他这副样子,不自觉得拍了拍他肩膀,“你想到什么了”“你也是被打电话叫来的吗?”尤长靖见朱星杰的目光紧盯着他,他有些慌了神,眼神不定的游移,他肯定是不能把那封信的内容告诉大家,不然他的事情完全就会被暴露出来。
         “怎么大家都在?”是蔡徐坤和钱正昊,尤长靖不禁感到庆幸,他们的到来打断了朱星杰的问话。“大家先坐下来吧,站着说话也不是事”朱正廷带着乐华的人坐下来了,蔡徐坤和钱正昊互相看了看,也坐了下来。
         “还差三个人”蔡徐坤的话让所有人的目光都注视着他,“这是什么意思?”justin不明白,电话里明明是说大家一起聚会。“你们看这里摆着11张椅子,除掉k座的椅子,剩下的10张椅子上面的数字你们不觉得熟悉吗?”蔡徐坤的这句话让大家神经都不由得紧绷,“你是说这次聚会是吴导安排好了10个人参加吗?没有其他练习生吗?”朱正廷坐直了身子,看起来有些紧张,“那我们是被骗过来了吗?”钱正昊怯怯的问到。这时,大家都明显感觉到不对劲,尤长靖不停的咬着嘴唇,事情现在已经完全脱轨了,他本想着来这里看看是谁在捣鬼。万一真的有人知道他的秘密,他求求他,或者拿钱摆平他也就行了,没想到会发展成这样。
          “我们来迟了吗?”在这样安静的环境下,明朗的声音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力,原来是周锐、卜凡和韩沐伯。
        

真实的谎言

偶像练习生衍生文,完全是靠脑洞支撑。虽然是到现在也看不出什么系列,希望各位喜欢吧。

┄┉┅┅

        距离尤长靖参加偶像练习生已经过了半年之久,他完全没想到会再次回到廊坊。这一次都源于他收到了一封邀请函,这封邀请函看上去诡异极了,黑色的封面,上面印着血红的梵文。尤长靖第一次收到这封信完全被吓坏了,直接把信扔进了垃圾桶。但是不管尤长靖去哪里都会再次收到这封信,就算他更改电话号码,不断搬家,这封信总能在星期二的早晨再次出现在他家门口。尤长靖只能打开这封诡异的信
亲爱的尤长靖:
         与上一次我们的会面距离已有半年之久,我非常期待与你的重逢。希望你能及时赴约,这样我才不会说出你的秘密。
                                                    时间:2019年4月1日8点

                                                    地点:廊坊

         当看到秘密时尤长靖已经开始躁动了,他自认为自己已经隐藏的很好,是谁知道了他的秘密?
冷清的楼房,斑斑驳驳的墙漆,以及丝毫没有人居住的痕迹都让尤长靖感到陌生无比。
        按照信中的说明,他来到了最开始的录影棚,大门没有锁。他轻轻一推便推开了这看似沉重的大门,大门吱呀的声音让尤长靖有点心烦意乱。他像第一次来这里时一样怀揣着不安,一步一步走进棚里。令人没有想到的是,最开始的排名座位没有,空旷的场地上只有11张椅子,其中10张被整齐地围成一个圈,另一张椅背被刻成k字的被摆放在圈中心。尤长靖在印着数字8的椅子上坐了下来,这个8可能是唯一让他有一丁点熟悉感的东西了。
         随着时间一点一点过去,已经7点一刻了,尤长靖不停的搓着手,好像这能他的紧张感稍稍缓解。突然传来了走动的声响,尤长靖抬头望去,他看到了一个出乎意料的人,朱星杰。在比赛的时候他几乎和朱星杰毫无接触。因此,他只能尴尬的对着他笑了笑。朱星杰看起来似乎也很惊讶,毕竟信里可没提到其他的练习生。
朱星杰绕着场地转了一圈,最后他坐在了印着13的那张椅子上。尤长靖对于事情的发展已经处于摸不着头脑的阶段了,他不清楚那位神秘人到底是为什么要把他约到廊坊,也不清楚他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你什么时候来的?”朱星杰的问话打断了他的思绪,“可能没一会吧,你也是因为那封信来的吗?”“什么信?我只是想再来廊坊看看,没想到你在这,还挺意外的。”这个答案出乎意料,尤长靖懵了。外面突然传来了喧闹声…